[趣事] 那些藏在记忆里的农村趣事

2018-06-08 14:16 78 评论(0) 来源:搜狐 作者:桑梓云村

相对于在城市里长大的人来说,自小在农村长大,似乎意味着会经历更多刺激、有趣的事,这些事大都发生在我们对这个世界的探知过程中。我们和同龄的小伙伴,小心翼翼的经历着各种人生第一次,第一次下河游泳,第一次捉知了,每一个第一次,都给我们留下了终生磨灭不掉的记忆,就算现在我们远离家乡,还是能记起家乡的风,家乡的云,家乡炎热夏季摇动的蒲扇,冬夜里坐在火炉上冒热气的水壶。

我的同事们都经历了什么?

(来自UI任姑娘的童年记忆)

邻居家养了一头猪,我们一群小伙伴,闲的没事,就爱一块用那个树枝枝戳楞那个猪玩,因为猪是杂食动物嘛,我们就以为这猪一定什么都吃,于是,就往猪圈里扔各种我们认为猪会吃的东西,什么砖头,树叶,还从厕所铲屎给它吃。玩了半天,传统的这些项目我们都感到厌倦了,于是就扔了一个玻璃珠给它,结果还真吃了,嚼的咯咯吱吱的。后来有个人嘴欠,说猪吃了玻璃珠会死的,然后把其中一个小伙伴给吓哭了,因为猪就是他家的。

(来自程序员耗子的不堪往事)

虽然小学课本上说:秋天是收获的季节,但我们打小就知道麦子是夏天成熟的,因为割麦子的时候学校会放麦假,原因无它,很多老师家也需要割麦子。大人们割麦子,小孩子就在后面拣遗漏的麦穗,这样一来二去,身上就会晒的黝黑。我家邻居有个大哥哥,平时和我关系很好,有一次拣麦穗回来,他问我为什么脸白身上黑,肯定是因为我只洗脸不洗澡。

那天晚上,我很认真的拿搓澡巾从头到尾搓了个遍,搓得身上黑红黑红。第二天我问他你看我身上白了吗?他说没有。

于是我再也没理过他……

(来自摄影师老马的光辉事迹)

我的一个朋友。

夏天的夜,月黑风高,正是杀人放火的好时候,他带我七拐八拐外加匍匐前进,侵入细蛋家围着篱笆的瓜地。夜黑好偷瓜,可是在瓜地里看不清瓜怎么办?

用手摸啊,偷过的都知道!只见夜幕里我们分开行动,他很快就摸到一个大瓜,但并不摘,而是轻声叫我过去,要我摘断瓜蒂。

我摘断后,他很快又摸到了一个大瓜,又叫我摘。

如是者四,我们方才撤退。路上,我问他为什么要我摘。

他说:细蛋是我的结拜兄弟,我不能偷他家的瓜。

(还是来自摄影师老马的传奇往事)

顽劣儿童的精力真是旺盛啊。

闲得没事时,会纠集同一片地方的人与另一片地方的人开战。

敌我双方一般各自投入兵员十来个,由为首的孩子王指挥。为了隐蔽,我们会学电影里的野战军,折些柴草编个帽子当伪装。记得有一种叫“黄狗子”的柴木,用来编制伪装帽最合适,还散发出一种辛香可以驱蚊,适合游击行军或静默潜伏时装备。

战斗总是从远距离炮战开始,选臂力大的互扔土疙瘩。扔着扔着,又会演变为扔石头。我脑顶上一处不长头发的伤疤,就是当时负伤的纪念。洞穿我脑壳的小伙伴家长,当晚登门赔了我几块钱,还送了一瓶像农药一样的补脑汁,甜甜的喝了整宿睡不着觉。

然后,野蛮生长的湘中儿童团开始攻城。由强势一方发起。此时每一个团员都变成了射手,拿土疙瘩互相攻击(近距离不用石头,怕真打到人,远距离用石头其实是恐吓,一般会故意打偏)。有时候,会准备一些废旧灯泡当手榴弹使,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。

接下来,如果攻城方兵力足,意志强,就会发生肉搏战。肉搏战打得狠了,会有人急得顺手操起木棍、叉子之类冷兵器投入战斗,场面顿时就变得惨烈了。

有一次,我们被隔壁队上的敌军攻破了阵地,溃败之际,突然迎来救兵,己方几个在对面山上放牛的大男孩主动驰援,旋风般投入战斗,把敌人逆袭得落荒而逃。

真是大快人心。

(来自编辑吕秀才的人生体验)

小时候在乡下,唯一的水泥路就只有大广场那个坝子,通向各家各户的小街小巷全是软软烂烂的泥路,印象中那些泥路就没怎么干过。

小孩子们都不穿鞋的,打着赤脚,踩着泥巴,背着镰刀和背篓,你追我赶,pia哒pia哒的,快活得很。

不知道是不是为此,不太讲究的村里没人会往泥路上扔玻璃啊酒瓶啊之类的,反正我没被玻璃或者其他硬物划伤过。

不过,总会有一些硌脚的小石头的,怎么办呢?小孩头会打头阵,半走半爬,寻摸到了再把它们扔到路边去,剩下的孩子踩着他的脚印走就安全了。

没有大佬罩的小孩怎么办?很简单,跟着牛走就行了。

牛走着走着会拉屎的,它们真的很喜欢一边走一边拉屎。

是的,我从小就知道赤脚踩屎是什么感觉。

特别声明: 1.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,不代表云农民看点观点或立场。云农民(www.ynm365.com)遵循行业规范,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;
2.云农民的原创文章,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"来源:云农民"。
3.作者投稿可能会经云农民编辑修改或补充。
4.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,根据《信息网络 传播权保护条例》,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,请在24小时内通知我们云农民,我们会及时删除



上一篇:
下一篇: 2018年起,农村“一亩地值10万元”,三类农民将依靠土地发财!
登录 后发表评论
评论